雲南民族地區國傢認同的巍山經驗——對話巍山縣文化工作者范建偉

編者按

探索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理論與實踐,有不同的角度。民族文化領域,從地方角度看,就有很多可以挖掘的空間。民族文化,既是當下民族工作的對象,也是寶貴的歷史記憶和文化遺產。換句話說,在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工作中,民族文化既是當前工作的重要切入點,也是我們全面總結歷史經驗的思想基礎。以巍山彝族回族自治縣為例,清代地方官為它題寫的“萬裡瞻天”,既形象地表達瞭巍山各民族歷史上對國傢的認同,也對我們今天開展鑄牢共同體意識的工作,有一定的啟發。

巍山拱辰樓上的“萬裡瞻天”匾額

東蓮花村的古建築群

范建偉,巍山縣文旅局退休幹部,曾長期在文物、文化等相關部門任職,在職期間,深度參與巍山民族民間文學收集、文物保護、東蓮花村的保護,以及巍山彝族打歌的申遺、推廣等工作,目前還參與巍山民族文化活動的策劃、民族歷史文化的研究。

今日民族對話范建偉

交流與交融

今日民族:

上個月巍山組織瞭打歌隊到普洱市去演出,這是什麼活動?

范建偉:

這是中國夢·雲南情“文化大篷車·千鄉萬裡行”惠民演出,由雲南省文化和旅遊廳主辦,巍山方面通過投標承辦瞭兩個縣的演出。這兩個縣分別是鎮沅彝族哈尼族拉祜族自治縣和墨江哈尼族自治縣。我們巡回演出瞭10個地方,有民族村寨、學校、集市、鄉鎮和縣城,是一次非常成功的民族文化的交流與互動。

今日民族:

民族文化在鄉村的巡回演出,是比較有意思的話題,我們知道1964年全國少數民族群眾業餘藝術觀摩演出會結束後,雲南各縣學習“烏蘭牧騎”(紅色文化工作隊),組建瞭自己的文化工作隊到各個村寨巡演,這是切實推動雲南文化融合的一個很重要的事件。現在雲南省推動的“文化大篷車”也可以納入到這樣一個歷史中來看待。

范建偉:

兩者在物質條件方面,差異很大。我們的“文化大篷車”,確實是把舞臺建在一輛車上,這是一個大卡車,車廂一打開就是舞臺,音響設備一應俱全。我們巍山的這個大篷車是幾年前中央財政撥款購置,可以看成是我們國傢經濟狀況有根本改善以後對文化的一個武裝。

今日民族:

你們組織瞭哪些節目?反響如何?

范建偉:

節目時長90分鐘,主題比較凝聚。在民族民間歌舞的基礎上,結合2020年的特點,有反映扶貧的節目,有戰疫情的節目。觀眾反響強烈,很多地方都是人山人海,有的甚至有上萬的觀眾。

在鎮沅的時候,當地哈尼族要跟我們學巍山打歌,我們的傳承人就在後臺現場教學。好幾次下場後,我都見到當地人跟省級傳承人字汝民老師學吹樹葉,學他自制的“呼土土”(陶笛)。我們演出結束瞭,他這個講課還沒結束。這個時候,就專門等他。來交流的有中年人,也有青年,還有少年兒童。演出一天跑兩個地方,很趕,很累,但這種交流我們都覺得很重要,不能小看哪怕幾分鐘哪怕隻有幾句話的這種交流,它播下的是民族文化交流融合的種子。

今日民族:

“文化大篷車”項目全國各地都在推進,這個活動的意義,有待我們持續關註。就巍山而言,主動承辦一部分交流演出活動,也是巍山民族文化有實力的體現。

范建偉:

巍山歷來就很重視民族文化工作,重視各民族在文化上的交流與融合,這次主動融入全國的“文化大篷車”展演,隻是我們多年來民族文化工作深厚積累的一次“變現”。以巍山彝族打歌為例,2006年我們就在全縣各民族中間進行瞭普及推廣,同一年我們又抓住機遇,申報瞭國傢級“非遺”項目,並登上瞭中央電視臺的“中國民族民間歌舞盛典”。2006年11月是巍山縣50周年縣慶,我們抓住這個難得的機遇,把巍山的民族文化推上瞭全國性的舞臺。

文化大篷車活動中表演的巍山打歌節目

巍山彝族在東蓮花美食節排練歌舞

歷史的智慧

今日民族:

我們從巍山土司、古城這樣一些歷史性議題中,是不是也可以梳理一些巍山各民族文化融合的歷史經驗?

范建偉:

這是非常好的角度。我們可以先聊聊巍山的左氏土司。據《蒙化鄉土志》,巍山左氏土司是南詔王族蒙氏的後裔。南詔滅國後,蒙氏退回巍山,改姓後得以保存。明初,因軍功受封賞,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左氏的子孫左禾被朝廷封為土知州,職位世襲,於是有瞭左氏土司對巍山長達500年的統治。

不過,和後世對土司的想象不同,左氏土司並不是一個封閉在巍山的“土皇帝”。文化方面,歷代土司都積極學習中原文化,甚至參與科舉考試,推動巍山的漢文化教育。早在1448年,左禾之子左伽擔任蒙化府土知府時,朝廷就賞賜給他的衙門一副對聯,內容是:“亙古亙今門第,全忠全孝人傢”,這位土司“二代”的傢風可見一斑。

左正是左氏第6代土司,此人文化素養很高。史志說他“能文翰,工詩畫,有魏晉風;好善高潔,禮士崇儒。”當時明代雲南的一些大文豪,比如楊慎、李元陽等,都是他的朋友。楊慎還給他取瞭一個字“龍圖”,兩人關系很密切。左正能詩善文,他的詩《春日》《題三鶴洞》《送李別駕歸蜀》《對雨抒懷》等我們今天還能讀到,從中可以看到當時巍山的漢文化氛圍。

不僅左正本人向學,他還一心振興蒙化府的教育事業。在任37年間,他重修文化、學宮,推廣儒學教學。在明清兩朝,左氏傢族一共出過3名進士,8名舉人,1名副貢和7名歲貢。這些都是這個土司傢族身體力行地推行文化融合的見證。

另外,左氏土司從明代中期開始就接受土流合治,左正更是主動把蒙化府大印交給流官掌管,積極協助流官治理好地方。左氏土司衙門在清同治年間毀於戰火,在歷史變動中,左氏土司始終跟當時的朝廷保持一致。光緒二十三年(1897年),左氏土司的世襲統治權沒有得到朝廷準允,左氏土司在巍山延續17世共計517年的統治以和平的方式結束。

今日民族:

今天我們談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如何鑄牢?巍山土司的歷史貢獻,讓我們看到政治、文化上,我們這個共同體的源遠流長。土司制度下,民族地區的政治治理與文化融合值得我們深入研究。土司的國傢認同和文化認同,不僅切實維護瞭中國的統一,也樹立瞭文化融合的榜樣。

范建偉:

歷史上巍山確實自覺地認同朝廷,認同國傢。最典型的證據就是拱辰樓北面的匾額——“萬裡瞻天”。拱辰樓是蒙化衛城的北城樓(土司衙門不在衛城),1785年在巍山擔任蒙化直隸廳同知的黃大鶴用這個匾額對巍山的政治與歷史做出瞭很有智慧的概括。“萬裡”提示瞭巍山所處的地理區位,而“瞻天”表達瞭對象征國傢的“天子”和朝廷的政治認同。拱辰樓的南面是更早幾年(1771年)由巍山另一位地方官員(蒙化同知康勷)題寫的匾額,上書“魁雄六詔”,又從另一個角度總結瞭巍山的歷史。巍山對統一多民族國傢的貢獻,從這兩個匾額中得到瞭形象的刻畫。今天雲南建設全國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區,踐行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更加豐富瞭我們對“萬裡瞻天”的認識。

文化大篷車活動中,傳承人字汝民表演自制樂器

犧牲與信任

今日民族:

請介紹一下,巍山各民族對中華民族的認同和國傢觀念,近代以來的典型事跡。

范建偉:

這是一個很大的學術問題。從點滴的經驗講,有幾個故事。

一個是抗日戰爭時期回族馬幫幫助運輸抗戰物資。當時雲南與東南亞陸路之間的交通運輸是抗戰生命線,在“國傢興亡,匹夫有責”的民族精神感召下,以東蓮花七支大馬幫為首的巍山回族馬幫,在全長600多公裡的滇緬幹線上,組織瞭700多匹騾馬搶運物資,為抗戰勝利作出瞭重要貢獻。

滇西抗戰,巍山各民族都參與其間,為修滇緬公路、滇緬鐵路,巍山人民作出瞭巨大的犧牲。1937年修滇緬公路時,當時政府要求每3戶要抽1人出工,巍山每天保證供應8000人在崗,15%的人口參與瞭修滇緬公路。滇緬公路修通後,還修滇緬鐵路,犧牲同樣巨大。總之,抗戰時期,在民族和國傢的危機時刻,巍山各族人民切實被動員起來,在當時人力、財力、物力匱乏的情況下,在各個方面為抗戰作出瞭巨大貢獻。

今日民族:

巍山這段歷史,其實也是雲南全省的一個縮影。我想我們今天梳理雲南各族人民的共同體意識,近代反抗外敵入侵這段歷史確實極為重要,它激發瞭我們的民族意識和團結奮鬥的精神。此後,新中國成立以後,這種中華民族的共同體意識,更是隨著黨組織和地方政府的建立深入人心。

范建偉:

應該是這個道理。新中國成立後,隨著民族工作的推進,巍山歷史上遺留的一些民族糾紛徹底解決,通過黨和政府的組織,共同體意識轉換為巨大的群眾力量,巍山的“群力門”背後的故事就是一個例子。

巍山城今天有一個地方叫“群力門”,意指群策群力。1951年,巍山人民響應國傢號召,支援滇藏公路修築。築路工人返回到下關時,想到別處已經通公路瞭,自己的傢鄉還要走路回去,所以就邊走邊修路。結果以300多名返鄉修路工為基礎,全縣男女老少紛紛響應,最後用50餘天修通瞭從下關到巍山60多公裡的路。後來為瞭紀念這個事件,也為瞭激勵巍山各民族團結奮鬥的精神,巍山縣城樹立起瞭“群力門”。

巍山各族群眾這種集體覺悟,做文化工作時我就體會很深。

東蓮花村留下很多晚清至民國以來的合院建築,它們是多文化結合的產物,是巍山民族融合的見證。2005年6月中旬,我到東蓮花村采風,剛好趕上馬傢大院改造。當時要建幼兒園,施工隊已經開始施工。我看到後緊急叫停,召開群眾會議討論後,我提出要申報國傢歷史文化名村,要整體保護,不僅馬傢大院要保護,其他村民自傢的傳統民居也要保護。

保護一棟建築和保護一個村落,村民必定要做出很大犧牲,所以思想工作面臨挑戰。但結果出乎意料,幹部群眾非常理解我們文化部門的意圖,對各項工作積極配合。我們一傢一戶做調查,確定哪一傢怎麼改。我們做宣傳展板,全村踴躍參觀。我還去講瞭3天的文化保護的課,有的群眾認真做筆記,有的還把講義拷回傢。講完課我出題考試,一傢都不缺席。東蓮花的村民,不僅表現出對黨和政府的完全信任,而且對保護傳統文化表現出瞭極大的熱情。今天這裡已經是3A級景區,美食節這樣一些旅遊節慶和文創產品開發已初見成效,隨著未來大理新區的建設和連接下關的高速路的修通,文化保護帶來的社會價值將進一步彰顯。但是,回顧當時,在看不見這些利益的情況下東蓮花的村民還是給予瞭極大支持,這讓我每次想起來都十分感動。

今日民族:

群眾聽黨的話,信任黨和政府,可以說是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一個比較直觀的表現。

范建偉:

對,這種信任,讓他們在面對個體利益得失時,作出瞭很大的自我犧牲。在巍山彝族村寨,我也遇到瞭類似的情況。

2005年8月的一天,我接到電話,得知有彝族村民發現瞭一批青銅器。當時已有文物販子找到他們,說要給他們幾十萬,但他們沒有賣。我跟村民講,這些文物很珍貴,是我們巍山的無價之寶,我們要把這些文物拿到縣裡去展示,要讓全世界的人看到。群眾很支持,把文物捐給政府。當時,我們部門也沒有錢,我隻帶去瞭8000塊錢,因為錢少,我們請當地政府以“保管費”的名義,把這點錢分給瞭這幾戶村民。

這些青銅器經過鑒定是戰國時期的文物,共有8件,有銅編鐘和人形杖首,它們現在就在巍山博物館裡展出,是我們巍山歷史悠久、文化燦爛的一個重要見證。

版權聲明

——————————

原 創 稿 件

如需轉載,請與今日民族聯系

監制丨納夢月 編輯丨徐永進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