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馀年丨高連君:記憶深處的年味

我的傢鄉臨邑縣翟傢鎮高傢村,是一個有著古老文化傳承的鄉村,在周邊一帶村莊中是著名的文藝村,每年過年都要排練戲曲。解放前後的傳統劇目有《大登殿》《老少換》《鍘美案》《小姑子賢》《空城計》《借東風》《打漁殺傢》《四郎探母》《秦香蓮》《打龍袍》等。上世紀六十年代至七、八十年代,排練樣板戲:《紅燈記》《沙傢浜》《智取威虎山》《海港》《杜鵑山》《平原作戰》,還有呂劇、河北梆子等劇種。

高傢村唱小戲的傳統一直傳承著,在我幼小的心靈裡鐫刻瞭深刻的印象。在大興樣板戲的年代,高傢村莊戶劇團與時俱進,排練《紅燈記》《沙傢浜》《智取威虎山》等劇目,一進臘月門,晚上便在學校排練。那時,父親是村劇團的主角,《紅燈記》中的李玉和、《沙傢浜》中的郭建光、《智取威虎山》的楊子榮,均由父親扮演。父親嗓音高亢渾厚,亮相威武、準確、到位,演繹著這些英雄人物的高大形象。

過年後,村中大街中央就搭起瞭戲臺。由於燈光效果的需要,大多是晚上唱戲。下午,孩子們早早地搬著板凳占下瞭有利地形,就是沖戲臺正中間的地方。

哥哥十幾歲瞭,也在劇目中擔任角色,《紅燈記》、《沙傢浜》裡的小“鬼子”、“二鬼子”,《智取威虎山》中的小土匪。他直接在後臺上就看清楚瞭。我不到十歲,扛板凳還有點力不從心,每次都搶不到最佳的看戲位置,隻能在稍微往後的位置。

一開始,人們都靜靜地坐在凳子上看戲,如果有打鬥的場面,或者精彩唱段時,男孩子會情不自禁地站起來,遮擋瞭後面看戲的小朋友。有不怕臟的孩子,為瞭看戲,直接趴在戲臺的斜坡上,棉襖棉褲上沾滿瞭塵土。有的孩子則騎在爸爸的脖子上看。

我在大孩子的後面,看不到演出,很著急,等劇目演出完畢後,回傢跟父親說:“今天晚上也沒看見熱鬧的場面。大孩子們站起來,小孩子騎在爸爸脖子上,就是我沒看見。”父親問:“沒看見那一段?”我說:“胡傳魁與阿慶嫂的逗唱。”父親點瞭點頭。

村劇團當時還會上演一些戲頭子,快板書、三句半、魔術等逗樂的小節目。隔幾天再重復演一遍這些劇目。待到又演《沙傢浜》時,父親表演完瞭第二場轉移的唱段,就脫下戲裝來到我跟前。等到第四場《智鬥》,孩子們起哄站起來時,父親將我高高地舉在肩膀上,那是我過年期間最快樂的時光。

在沒有電影、電視、手機的年代,莊戶劇團的小戲,是童年時期最好的娛樂節目。現在如果有人問,過去春節最美好的記憶是什麼,最濃年味的是什麼,我立即會想起在父親肩膀上看戲的心情,覺得這是最難忘最濃年味的記憶。

1970年我讀四年級,學校也開始排練樣板戲。這也是因為莊戶劇團的影響,村小民辦教師在村劇團熏陶下,骨子裡也充滿瞭樣板戲情結,排練節目,過年與六一兒童節表演。

我和五年級大同學們表演《智取威虎山》第四場《定計》。人物雖然少,但唱段多,老師們挑選演員,還是註重瞭嗓音與形象,挑選瞭五年級個子高大的貧農子弟,有利於突出英雄形象。

扮演少劍波、楊子榮的都十三四歲瞭;我十歲,他們明顯比我高出一頭多,我隻能扮演壞蛋欒平瞭。

樣板戲的唱段,那時的孩子們,隻要五音全,基本都能唱幾口,有的人所有唱段都會唱。我與同村同學宗勇每天都要唱幾段,特別是周末,更是唱個沒完。但是,唱歸唱,表演、動作都不會。

扮演楊子榮、少劍波的五年級同學,隻站在那裡唱,太呆板瞭,在唱的過程中必須有手勢和身體語言配合。我雖然扮演欒平,但整個唱段的動作表演,還是我做指導。

當扮演楊子榮的同學呆板地唱時,老師覺得表演不到位,沒有肢體語言和動作,就問我此處應該是什麼動作——老師覺得我父親扮演過楊子榮、少劍波,也曾經被聘請到後吳傢村指導該村演戲,以為我耳熏目染也會。其實,一個十來歲的孩子平時不註意這些。

老師問到瞭,我也就動腦筋思考,給出瞭老師同學一個合適的動作,比如:“黨中央指引我前進方向”一句,就往前跨一步手勢往前一揮;“革命的智慧能勝天”一句,就做一個右手擎天的動作;“化作利劍斬兇頑”一句,把手從上往下,來一個霹靂斬殺的動作。

老師的催問把我逼成瞭“導演”,雖然自己年齡小,形象不夠高大,不能扮演英雄,但這出戲的動作基本都是我指揮策劃的,我心中十分愜意。

過年後在村中央舞臺上演出,我們小小年紀表演得精彩絕倫,得到瞭鄉親們的稱贊。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莊戶劇團繼續上演各種劇目,村領導與劇團負責人,曾經到濟南購買古戲服裝,改革開放之後想對傳統劇目再重新排練演出。

但進入新世紀,電視逐漸普及,人們對京劇、呂劇、河北梆子等戲曲不再狂熱,隨著老年藝術人才逐漸老去,新一代人對戲曲的興趣逐步衰退,特別是外出務工的浪潮興起後,年輕人都奔波在沿海大城市,直到春節臨近才回傢,高傢村的莊戶劇團最終消失瞭。

現在過年,都是看春晚,幾十年來人們的欣賞水平逐步提高,對春晚的評價逐漸變得褒貶不一,甚至已經審美疲勞。現如今我已退休,回想一下,能夠勾起我對過年深刻記憶的,唯有那些年自娛自樂的京劇表演。鄉親們用憨厚樸實的笑容,表達著對戲劇表演的肯定與贊許。

我最難忘的年味、最深刻的記憶,是少年時期那難以忘懷的京劇表演!

【往期回顧】

END

■作者:高連君 ■編輯:王曉松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