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興蓉社區全體工作人員觀看慶祝大會:將繼續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貢獻社區力量

7月1日上午,家住成都高新區肖家河街道興蓉社區的88歲居民蘭澤英早早起床,她特意佩戴上“光榮在黨50年”紀念章,沉甸甸的。拄著拐杖走到社區時還不到8點——她為觀看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會而來。

7月1日上午,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會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成都高新區肖家河街道興蓉社區組織全體工作人員,網格員,院落黨支部書記、委員,黨員代表,退役軍人代表及居民骨幹,在社區集中觀看慶祝大會直播,共慶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已有68年黨齡的蘭澤英是現場年紀、黨齡最大的黨員。

88歲老黨員談社區變化:

“家門口就能找到無障礙衛生間”

采訪時,蘭澤英總說:“年紀大了,很多事情都記不得了。”但當記者問起入黨時的細節,她都能一一道出。

19歲時,正值青年時期的蘭澤英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第二年,她便加入了中國共產黨。68年的黨員生涯裡,她做過會計,幹過茶廠,也在基層做過服務。

“如今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沒有中國共產黨,就沒有今天。”除了感慨百年來黨走過的風雨歷程,在興蓉社區居住已近40年的蘭澤英,也看到了身邊發生的變化。

蘭澤英帶著記者來到社區裡的維信廣場,“你看,在公園裡,廣場中,家門口就能找到無障礙衛生間,對我們老年人非常友好。”蘭澤英說。

“80後”黨員談觀後感:

“繼承前輩精神,紮根基層,為老百姓做更多實事”

維信廣場裡有一處“小憩茶館”——“微·信·鄰”空間。在這裡,社區居民除了可以喝茶聊天,還能做健康檢測,體驗有聲讀物。觀看完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會後,興蓉社區黨委書記、居委會主任賈培傑在這裡給記者講起了她的故事。

34歲的賈培傑入黨已有13年,在觀看過程中,讓她印象最深刻的,是現場全體成員齊唱國歌時,因網絡波動直播出現了卡頓,但現場的國歌聲依舊沒有停止。這一細節,讓她感受到黨員們堅定的信念。

展開全文

類似的場景也常在她的生活中發生。今年1月7日那天,蓉城飄起了小雪,兩位老黨員在雪中攙扶著走來,隻為捐款;社區一位做完心臟搭橋手術的居民,術後還堅持每天值守在大院門口……

她指著蘭澤英胸前的紀念章說,就在6月29日,興蓉社區邀請轄區50年以上黨齡的老黨員,為他們頒發紀念章。活動結束,一位老黨員又將這枚紀念章還給他們,因為她此前已經有過一枚,她希望把這一枚留給下一位黨員。“他們時時刻刻都在以一個優秀共產黨員的標準在要求自己。”

“我非常榮幸能生在、長在這樣一個盛世,這是由無數革命者犧牲奉獻換來的。作為一名年輕的黨員,我也會繼承前輩的精神,紮根基層,為老百姓做更多實事。”談及自身工作,賈培傑打開了話匣子。

她指了指小憩茶館說,以前,這裡都是老舊房屋,升級改造後,為社區存在就業困難人員提供就業機會,由社區社會組織和院落自治組織分工協作,進行日常管理,並利用自制酵素對可食地景進行養護,收入用於黨建活動的宣傳、開展和院落微治理、微更新改造,形成可持續的良性循環,增強自主造血功能。

而這,隻是她參與的社區治理工作的一部分。賈培傑說,興蓉社區的社區發展治理模式為“一核雙驅三治”,一核即以黨建為引領,雙驅即創新驅動、參與驅動,三治即法治、德治、自治。居民自治,是她提到的一個關鍵詞。

“居民自治是社會組織發展的基礎。”她提到,2010年,興蓉社區開始探索居民自治體系,搭建“三駕馬車”組織架構,制作“院落公章”,將認證權限下放給院落議事會,成為全國第一個有 “院落公章”的社區,賦予院落收集社情民意、提議權、自治事務決議權等權限。“其目的可用6個字概括:還權、賦能、歸位。社區真正將自我管理的權利還給居民,賦予‘三駕馬車’以管理的職能,同時,讓街道辦和社區管理者,回歸本位。”

智慧社區,是賈培傑提到的又一關鍵詞。去年疫情期間,興蓉社區全區46個院子全覆蓋“肖+”智慧院落一體機、人臉識別門禁、智能測溫儀。同時,建設15分鐘智慧化生活圈,以“公益帶市場、資源換服務”的模式,外引專業社會組織48餘家,培養本土自組織18家,圍繞生活服務領域發展“O2O+社區”、共享經濟、體驗經濟等新經濟新業態,為社區居民提供無償或低償的智慧化服務。

“我們還打造了二十四小時城市書房、垃圾分類智慧居家館、智慧化健康小屋、社區VR規劃館、VR垃圾分類體驗館、喜馬拉雅有聲圖書館等特色智慧化應用場景,讓居民成為‘社區合夥人’,充分參與社區發展智慧化治理。”她說。

▲興蓉社區“微·信·鄰空間”

探索社區居民自治新模式:

“還權於民,還責於民”,居民的事情自己說了算

探索社區居民自治,也是68歲的興蓉南三巷片區聯合黨支部書記彭萬裡和肖家河社區微組織孵化培育中心黨支部書記陳紅反復提及的內容。作為社區居民,他們能感受到近年來社區的變化。

陳紅說,曾經的興蓉社區46個院落由城市拆遷、農轉非和購買房構成,是典型的拆遷戶多、失地農民多、違章搭建多、居民糾紛多的“四多”社區,居民與社區居委會之間、居民與居民之間懷疑、冷漠、不信任,社區兩委“想給百姓做點事,卻聽不到他們的真實想法。”為了改變這一現狀,社區兩委幹部逐院逐戶地走動詢問,力求尋找一個最好的基層自治落實方案。

2010年,成都市正式啟動“完善城市社區居民自治機制試點”,著力建立完善符合成都城市發展的社區居民自治組織架構,根據成都高新區的安排,肖家河街道決定在興蓉社區啟動社區居民自治試點。

基於社區問題和居民需求,興蓉社區首創院落“三駕馬車”,即院落黨支部(小組)、議事會、院委會(現為居民小組)。社區將黨支部(小組)建在院落,由黨組織引導居民通過居民代表大會行使民主權利。“議事會收集民情,院委會制作方案,而黨支部,則起到‘舉旗子,帶班子’的導向作用。”“還權於民,還責於民,院落自治有了更多‘自主權’,居民的事情自己說了算。”陳紅說。

2010年下半年,為進一步釋放社區治理改革活力,激發居民自治積極性和主動性,興蓉社區給每個院落都制作了一枚“院落公章”,並將原本需要社區居委會蓋章審批的相關權限下發給院落委員會。包括親屬關系、婚姻關系、收入情況、就業情況、低保評議、住房保障申請評議等20餘種社區證明材料認證權限下放給院落議事會,同時還賦予院落收集民情民意、提議權、自治事務決議權等權限。興蓉社區由此而成為全國第一個有“院落公章”的社區。

彭萬裡提到,在興蓉社區,還有《院落公約》。《院落公約》是院落“三駕馬車”召集院落居民開會討論得出的結果,遵照程序合法和內容合法的原則對院落的大小事務進行約定,每個院落情況不同,制定的《院落公約》也有所差異,但每個《院落公約》都相當於一個院落的小“法規”,約束、同時也讓每一位居民受益,居民自覺形成自我管理、自我約束的機制。《院落公約》讓院落的大小事、大家議,形成規定,大家約定,大家遵守。

有了社區居民自治新模式,社區的大小事也能由老百姓自主解決。比如,拆墻並院、家門口花園綠化、解決停車難等,都在此模式下得到解決。

提及觀後感,陳紅的眼眶微微泛紅。陳紅所從事的工作與社區“雙創孵化”有關,她說:“全程看完實況轉播,又一次心潮起伏、熱血沸騰,特別是齊唱國歌和國際歌時,能聯想到‘百年大黨’‘中國強國’一路走來的艱辛。”

“一百年的風雨兼程和漫漫求索,中國共產黨從一艘小小的紅船發展成領航中國行穩致遠的巍巍巨輪,帶領著中華民族以嶄新的姿態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也更加堅定了我們‘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理想信念。”入黨30餘年的彭萬裡感慨。他將社區工作形容為最基層的“細胞”,“下一個百年,我們還將繼續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付出社區力量。”

紅星新聞記者 彭祥萍 攝影報道

編輯 陳怡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