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心聲丨甘桂芬:如何深入挖掘鄉土人文之美?

頂端新聞 ·大河報記者 蔡君彥

何處寄鄉情?何以解鄉愁?在鄉村文化呈現“空心化”等尷尬的背景下,如何更好地傳承鄉土文化、涵養村民的精神文化生活?今年省“兩會”期間,省政協委員甘桂芬在提案中建議,在鄉村振興中,要重視鄉村公共文化空間的建設,深入挖掘鄉土人文之美,讓鄉情、鄉愁有安放之地。

相比人口稠密的都市,中國鄉村具有極富張力的自然環境與豐富厚重的文化積淀,它們構成鄉土文化的重要內容,於無聲中熏陶著人們的精神世界。“鄉村文化振興是鄉村振興戰略的靈魂。”甘桂芬表示,鄉村公共文化空間是農村文化生發、傳承的載體,也是鄉村居民生產生活的重要場所,對傳承鄉土文化、涵養村民精神生活有著重要意義。不過,目前鄉村公共文化空間現狀不容樂觀,除瞭公共文化服務供給失衡等問題,在現代化、市場化和網絡化的裹挾下,農村地區的文化生活內容和生活方式逐漸向城市靠攏,致使傳統鄉土文化陷入認同危機。她認為,重建農村公共文化空間,是實現鄉村文化振興的重要途徑之一。

如何營造鄉村公共文化空間,彰顯新的鄉土人文之美?

在這方面,不乏成功先例。位於四川崇州道明鎮的竹藝村,就是一個典型,這裡擁有鄉土氣息濃厚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竹編,通過鄉村社區服務中心“竹裡”的落成,既很好地展現瞭該村特有的鄉土文化,又營造出一種既熟悉又新奇的美學體驗。

甘桂芬建議,重建鄉村公共文化空間,激發鄉村內生文化力量,首先,要堅定文化自信,保護原生公共文化空間,“原生公共文化空間包括日常生活類型的公共文化空間和傳統文化空間,是鄉村文化和智慧的集中體現。要發揮農民在農村文化建設中的主體作用,將農村文化能人和自發文化組織納入公共文化服務隊伍,實現對原生公共文化空間的保護,為鄉村文化的傳承與發展保留人才和空間。”

其次,構建鄉村美學,優化公共文化服務供給。構建新的鄉村美學與鄉村生活,需要對鄉土文化進行重新認識,即重尋人地關系的和諧、追尋鄉土文化的基因、發掘鄉土文化的個性等。甘桂芬表示,重尋鄉土人文之美,應成為鄉村公共文化空間營建的基點。她建議,進一步優化基層公共文化資源配置,構建集宣傳教育、信息服務、科學普及、文化娛樂、體育活動等於一體的多功能、體驗性強的公共文化空間,不僅為農村的留守老人和兒童等打造日常休閑娛樂的空間,而且為從城市返鄉的人員提供更多文化消費的選擇。同時,建議探索社會力量參與鄉村文化建設,加快形成政府主導、市場化運作、社會力量廣泛參與的多方聯動、多方協同的文化管理體制。

此外,營造鄉村公共文化空間,在做好形象設計的同時,還要涵養鄉村精神生活,增強文化認同:“遠”要為未來鄉村生活打下基礎,“近”要維系村民傳統生活需求,引領村民的生活方式和品質隨之改變和提升;同時,鄉村建設應重視當地人文特性,融合建築技術與鄉土人文之美,以一種共同建造的態度進入,才能真正與鄉村融為一體,增強村民的認同感與自豪感。在尊重鄉土文化、尊重人與自然的基礎上,深入挖掘鄉土人文之美,並觀照村民生產生活,讓鄉村公共文化空間成為鄉情鄉愁的安放之地、慰藉之所。